当前位置:久久久小说网>书库>网游小说>我真不是木匠皇帝> 第二百五十八章:联蒙抗金

第二百五十八章:联蒙抗金

    林丹巴图尔以“四十万蒙古国之主巴图鲁成吉思汗”自居,称努尔哈赤为“水滨三万女真之主”,警告后金军不得进犯广宁。

    当时,努尔哈赤正以铁岭之战中所俘的“奇货”宰赛为人质,要挟内喀尔喀与后金结盟,无暇处理与林丹巴图尔的外交问题。

    萨尔浒之战后,内喀尔喀与科尔沁部一样,转变态度,开始向后金方面靠拢,努尔哈赤亦于翌年正式与两大部会盟,主动释放辛赛,以示诚意。

    用结盟和联姻得到内喀尔喀、科尔沁两大部支持的努尔哈赤,觉得自己行了,于是在汉奸范文程的撺掇下,正式回敬林丹巴图尔一份“国书”。

    他在回信中大肆数落明灭元后蒙古汗廷的困境,又怂恿林丹巴图尔与后金结盟,共同讨伐国,瓜分汉家江山。

    尽管大明在萨尔浒之战中一败涂地,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林丹巴图尔没有一丁点与后金修好的意思。

    相反,他还扣押了后金使臣硕色乌巴什。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时态巨变下,林丹巴图尔不得不相信,大明正一步步走向衰落,而白山黑水中走出来的女真蛮夷,却愈战越勇,不断侵吞辽东土地,建国称汗!

    但此时,察哈尔部与女真的矛盾,业已不可调和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林丹巴图尔这个黄金血脉对努尔哈赤这种建州蛮子,骨子里的瞧不起。

    向大明称臣,那是因为人家确实强。

    可你后金有什么?眼下号称女真大汗的努尔哈赤,从前不过也是李成梁手下的一个奴隶!

    林丹巴图尔经过仔细的考虑后,决定实行“联明抗金”的方针。

    但察哈尔部此时也已穷困潦倒,空有大部之名,却不足以同女真对抗,内喀尔喀、科尔沁的叛离,也让察哈尔汗庭的影响力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林丹巴图尔为了获取大明的“赏银”,还是决定纠合归附于察哈尔的几个小部,自大同边关入寇。

    先从家大业大的大明身上捞一笔,渡过难关再说!

    自然,无论这个“林丹汗”出于什么目的,朱由校都难以容忍他对大同百姓的掠夺行为。

    但身为皇帝,就要从全局来考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朱由校放下了先前的冲动,坐回御座上,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林丹汗此番入寇,无非是因为察哈尔已陷入穷困潦倒的境地,来这边抢点银子和人,好安稳渡过今年冬季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每年过冬,蒙古都要下来打草谷,不然他们那个草原上,很容易就要死上一片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的察哈尔与大明,实际上有点唇亡齿寒的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的察哈尔汗庭,在整个蒙古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影响力的,漠南蒙古诸部,到现在也就只有内喀尔喀和科尔沁公然反对察哈尔。

    其他人还没有下定这个决心,那就说明,自己同样可以将这些摇摆不定的漠南诸部,拉到大明的羽翼下,共同对付建奴。

    坐视建奴将察哈尔消灭,这不是明智之举,在朱由校看来,最英明的决策,无过于宽大为怀,赦免此次林丹巴图尔的入寇行径。

    朝臣们,自是不知天启皇帝这些想法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义愤填膺,对察哈尔入寇大同的举动声讨不已,朱由校坐在上头,凝神看着手中奏疏:

    “大同总兵说察哈尔部来势凶猛,一日之间就破了边城,要朝廷增兵…”把玩着这份奏疏,朱由校却是冷哼一声,道:

    “大同镇旧兵七万,每岁饷银八十万两,万历四十八年又于各隘口增兵三万,你们替朕想想,去年饷银发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百二十万两!”

    说着,朱由校将奏疏狠狠扔到地上,道:

    “如此巨量的饷银供着,就养出来这十万被蒙古人打得丢城弃地的废物!你们说说,这是兵孬,还是将孬?”

    一旁,魏忠贤立即猜出了皇帝的意思,随即禀道:

    “回陛下,朝廷每岁往大同下发一百多万两饷银,到底是不是实打实到每一个兵士的手上,这些又有谁知道?”

    这话一落,顿时激起满朝文武的议论。

    阁臣魏广微煞有其事地道:“莫非,是那大同总兵张达,克扣了朝廷发给将士的军饷?”

    魏忠贤点头,冲天启皇帝说道:

    “奴婢的番子也有密报,说张达遇见察哈尔的骑兵,弃城逃跑的功夫,那是一绝呀…”

    “朝堂上,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?”朱由校没有领这份情,冷冷一眼甩过去,转身道:

    “崔爱卿,你是兵部尚书,这事你看着办?”

    群臣都觉得不可思议,本来魏忠贤挨批了,这是件好事,可他刚才说这些话,皇帝却是信了。

    崔呈秀赶紧站出来打圆场,道:

    “臣觉得,大同总兵张达畏敌如虎,作战不力,致蒙古骑兵长驱直入我大同腹地,罪不可恕。”

    “依律该拿回京师,革职查办…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崔呈秀识趣地闭上了嘴,静待天启皇帝裁定。

    朱由校却是呵呵一笑,中指一下下地敲着御案:“空耗朝廷饷银,又打了如此败仗,就革职查办?”

    “依朕看,还是斩了吧!”

    “斩、斩了?”

    崔呈秀擦了擦汗,见皇帝面容有变,又瞅见魏忠贤一顿挤眉弄眼,忙改口道:“陛下圣明,那张达罪大恶极,就该如此!”

    朱由校点了点头,话锋一转,在群臣尚还懵逼之时,说道:“虎墩兔汗寇边,朕另有它计。”

    “无事便退朝吧!”

    皇帝这话说完,几名军机大臣一下子就精神了,这他娘的,差点把今天正事儿给忘了啊!

    刚回去的魏广微,转眼又站了出来,道:

    “陛下,臣有本奏!”

    本来已经起身,打算回宫的朱由校斜睨他一眼,看得魏广微心下直发毛,方才坐了回去,懒洋洋道:

    “讲——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陛下继位二载,今岁各地频发灾荒,该当前往凤阳,祭拜皇陵,祈求来年我朝国泰民安!”

    “臣等都觉得,陛下此时该当祭拜皇陵,也可沿途视察地方,安定民心,稳固时局!”内阁大佬顾秉谦也站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完,不少臣子也都出列,同声附和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事情,自西南亲征后便再没出过京城的天启皇帝,显得有些不愿意,蹙眉道:

    “在京祭奠祖庙就行了…有必要吗?”

    魏广微自然知道皇帝是在演,即也是影帝上身,伏跪在地,高声痛呼:“陛下,国朝今岁灾荒频发,各地都有传言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祭拜皇陵,视察地方,难以安定民心哪!”

    看着他的样子,朱由校一阵恶寒,这魏广微真不愧从前是东林党的骨干,演起戏来,倒是一套一套的。

    若非这事本就是朕安排下去的,还真就被这货给感动了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