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9章 手术很成功

    顾瑾手术做了足足六个小时,当地时间十点进手术室,下午十六点才出来。

    “史密斯先生……”“病人手术还算成功。”

    素来比较严谨的史密斯先生说了一句极为不肯定的话。

    秦瑜立马感觉非常不好,“什么叫还算成功?”

    “手术切除的部位超过最大标值,接下来得看病人的康复能力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先生和秦瑜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大概什么时候会醒来?”

    “预计12个小时之后。”

    然后,12个小时候,顾瑾压根没醒。

    24小时候,顾瑾也依然没醒。

    秦瑜急得团团转,询问史密斯先生,史密斯先生也在琢磨,说他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秦瑜简直要抓狂!以前也听说过史密斯先生这么不靠谱。

    现在手术已经做了,她只能每天给顾瑾进行身体按摩,用针灸促进他恢复。

    潘佳怡也很着急,不是说做完手术就没问题的吗?

    这一躺下,怎么还不醒了?

    "秦瑜,你在这陪顾瑾,我联系一下其他医院,找最好的医院。

    "潘佳怡越想越着急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就将所有有名气的医生都请来,倾家荡产也要治。

    秦瑜很感动,道,“好。

    不过,我相信顾瑾一定会醒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”两人商量倒底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,病床上发出一记轻微且虚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瑜惊喜。

    潘佳怡惊喜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转头看顾瑾。

    顾瑾睁开双眼,疲惫且虚弱的看着两人,道,“我是不是睡得有些久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秦瑜深深看着他,之前的担忧瞬间凝聚成泪水,一下子就落下来,“知道你会醒来,虽我比谁都清楚你会醒,可看你醒来,我还是有些激动。”

    顾瑾反握住她的手,笑了笑道,“激动什么?

    这鼻子和眉头拧成一块,一个鼻子两个孔,好像养猪场的……”“你才是猪!”

    秦瑜知道顾瑾接下来要说的话,立马怼回去。

    顾瑾笑意更深,只是这一笑,立马牵扯手术后的伤口,痛。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还笑话我。

    看你疼,我都不想心疼你,只想骂你活该。”

    顾瑾只能将大笑换成浅笑。

    其实躺着的时候,他能听到秦瑜哭声,他也能感觉到她握他时候手上的温度。

    他想醒来,却觉得自己行走在黑暗中,他看到灵溪公社沈红梅宅子里他们婚房里,秦瑜在哭,哭得眼睛都肿了,他想靠近,却怎么都靠不近。

    他想伸手擦她脸上泪水,和她说,媳妇不要哭,可他怎么都触及不到她,喉咙又干又哑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梦好似曾经经历的一样,看得人心好似被碾碎了一样。

    痛得没办法的时候,终于挣扎着起来了。

    潘佳怡看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,欣慰又高兴,一直压.在心底的石头不翼而飞,立刻出病房门,去叫史密斯先生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该疼也疼了,不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顾瑾拉了一下自己媳妇,容颜很憔悴,眼眶很红,口里想幸灾乐祸,却还是为他哭了,“媳妇,对不起……”“说什么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秦瑜将眼泪昂回去,嘴角勾了起来,道,“我高兴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转身,笑意嫣然的道,“顾瑾,恭喜你,手术很成功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先生走到病房,看到顾瑾已经坐起来自己拿杯子喝水的时候,特别惊讶。

    醒来就能坐,还能喝水,不错啊。

    赶紧检查。

    查了一番,身体各方面机能都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一声很惊喜,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。”

    顾瑾说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好!你们中国的中医非常神奇!”

    史密斯看着顾瑾,“你能醒来全靠你爱人在这里日夜陪护,她还会中医给你针灸,配合手术治疗,我没见过比她更用心的,你要好好感谢她。”

    顾瑾看向秦瑜,眼中满是深情,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还是要好好调养,别急,注意身体。

    秦瑜把顾瑾轻轻扶了起来,拿了枕头垫在他身后,让他靠得舒服点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可以洗澡吧?”

    顾瑾问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不过时间不要太长,水也不要太热,小心缺氧。

    还有不能碰到伤口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顾瑾点头。

    又嘱咐了两句后,史密斯医生就走了。

    潘佳怡再次确认顾瑾真没事,高兴得有些手足无措,“你们应该饿了吧?

    我马上回去煮饭给你们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立刻去买食材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帮我洗澡!”

    病房安静后,顾瑾说道,含笑看向秦瑜。

    秦瑜一呆,还从来没帮男人洗过澡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会洗呀……”“我这不是身上使不上劲吗?

    你不担心我摔倒?”

    顾瑾微笑着看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帮你……”秦瑜的脸红了起来,虽然早就是夫妻,可是有一些亲密的动作还是没做过。

    秦瑜先搬了张椅子进卫生间,然后装了一桶热水放里面。

    扶着顾瑾慢慢走进去,太久没动腿没力,顾瑾的脚一软差点跪了下去,秦瑜忙搀住他,被带得差一点摔倒,急忙扶了一下墙撑住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顾瑾忙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

    秦瑜重新搀好他,顾瑾自己也扶着墙,手上比脚上有力气一些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卫生间,开始帮顾瑾脱衣服。

    上衣还好,脱了裤子秦瑜的耳朵都红了,脸上还是装得很镇定。

    她是医生自然是见过,不过是自己男人又不一样。

    顾瑾看着秦瑜泛红的耳朵,失笑,“又不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秦瑜嘟囔一声,平时亲热也在被窝里,真没看过。

    秦瑜深吸了口气,镇定下来,就把他当病人好了。

    说洗澡,其实就是伤口以下用花洒淋淋,伤口以上只能用帕子擦一下。

    虽只能做到这样,在秦瑜给他清洗的时候,他依然觉得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“洗个澡舒服多了。”

    顾瑾换上病号服的时候,一脸正经的道。

    秦瑜并不知道他这哪里舒服,这和擦澡基本没[笔趣阁 www.biqugex.info]区别。

    反而她从头到尾都小心翼翼,担心他摔着,担心碰到他伤口。

    “嗯?

    媳妇,还在脸红?”

    顾瑾饶有兴致的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瑜冷瞥他一眼,“卫生间水温太高。”

    她才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吗?”

    顾瑾笑意更盎然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