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 抢生意

    所以哪怕是王玉凤将季安宁找了过来,韩庆年也不怕季安宁真的会在众目睽睽下去写字。

    韩庆年把季安宁想的太过于守旧保守。

    季安宁连南桥巷子口的街摊都敢写,何况畏惧这商贸城。

    待在王玉凤铺子里的季安宁听出了王玉凤的意思,其实作为她雇佣的合同工,王玉凤大可直接向季安宁提出,像韩庆年那样写,她之所以这般,也是看季安宁是个女人,不好意思为难她。

    季安宁故作犹豫的往外看了看:“老板娘,我空闲的时间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尤其她供源也就罢了,自然不可能每天都过来在店铺里写,她手里头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,季安宁犹豫了几秒:“不过今天我既然来了,也可以试一试韩庆年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韩庆年的办法本来就是为了吸引客人,这一日两日可以,时日长了,也就没什么多大的作用了,何况上来凑热闹的不一定都是来买字画的,不过是哪里人多哪里热闹往哪凑罢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会儿来逛商贸城的人还在,季安宁便站起身子。

    王玉凤在季安宁过来之前,就已经将笔墨和桌子都准备好了,只等季安宁答应。、

    王玉凤听了季安宁的话,笑着点头:“成。”

    旋即纷纷伙计将桌子摆在中间,王玉凤也不吆喝,这铺子本来就离得不远,只要季安宁这边有了动作,那边的人群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所以当季安宁研磨沾笔时。

    隔壁的几个人突然惊讶的出声:“诶,你快看,我可很少见女人会写毛笔字的,我得去看看!什么水平就敢摆出来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吸引了不少旁人。

    本来围在韩庆年身边看热闹的群众,有一多半都转移了阵地,等韩庆见再抬眼间的功夫,哪里还有人,他眉头一皱,探着脑袋往隔壁看去。

    却瞧季安宁竟然真的在那动起了笔!

    韩庆年脸色一变再变,这个女人……怎么胆子这么大!

    韩庆年是真的没有想到季安宁会敢和他一样,众目睽睽下动手写字。

    韩庆宁只是眼尾瞧了个余光,还没有仔细的看季安宁一眼。

    等他将手里的字写完,店里的人也都散去后,韩庆年也迈着大步往季安宁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眼望去,只瞧季安宁腰间细软,皮肤白皙,握笔姿态轻松自如,一些日子不见,这个女人竟然会给他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饶是这副模样,也解不了韩庆年对季安宁的嫌恶情绪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冷了下来,狠狠握紧了拳头,却不得不承认,女人的噱头要比他强很多。

    他忍着想要冲进去的冲动,折身回了字画铺,也继续写自己的,来来往往的客人自然而然就被分散开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冷清的字画铺,现在人多得很,王玉凤暗暗松了口气,可算这些天他们店铺里的生意还不算亏损的太厉害。

    季安宁大概写了一个小时,就没有再写了。

    这种办法只是吸引客源看热闹,但真正需要买的,懂字画的其实并没有多少,只不过是看的人多,那些要买字画的商家也会看过来。

    王玉凤这次的目的也是为人让旁人知道,他们店里卖的最好的字幅是出自女人之手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的笔力不足,过于小家子气,可季安宁写的一点也不比那些男人差,这也是当初王玉凤没有选韩庆年,还是选了季安宁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安宁,这次找你帮忙,我是万般无奈之举。”王玉凤和季安宁同样是女人,说起话来,自然也就亲近一些,拉着季安宁说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这个办法其实是治标不治本,只要字好,生意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。”何况王玉凤的店铺本来就是老顾客回头客。

    韩庆年才这样来了三天,王玉凤就自己开始慌了。

    王玉凤失笑一声:“诶,我呀,也没打理过大生意,这不是我男人这几个月一直在外跑市场,我才过来接了手,管一管。”

    王玉凤是怕字画铺的生意砸在她的手里,到时候她男人回来了,她没有办法交代,所以韩庆年刚来这一出,她就已经坐不住,硬是撑了三天才给季安宁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的二手准备是,如果季安宁过不来,她就是再雇,也得雇一个在他们店里写字的伙计,撑撑场面。

    王玉凤不好留季安宁太久,天还没黑的时候,就招呼让季安宁快回去了。

    顺便将她今天在店里写的那些字幅的钱给结了。

    这罢,季安宁就准备下楼。

    才刚刚下楼拐了一个角,突然胳膊上多了一道力道,拉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季安宁的反应快,又是在部队里训练过的,她一个转身,就挣脱开了那人的扼制,冷眉一瞪,看清了抓她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韩庆年。

    韩庆年被突然甩开,本就是不堪一击的身子,竟然连连往后退了两步,被一个女人一把推开,韩庆年脸色一道红一道白,更是怒气冲冲的喝道:“季安宁!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季安宁斜睨了他一眼:“什么意思?你是什么意思?韩庆年,咱们两个人不熟吧?你拽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韩庆年心里一虚,他拽季安宁是有点冲动了,他也是怕拦不住季安宁,他咬牙道:“拽你是我不对,但你刚刚在字画铺,明摆着是在和我抢生意!!你一个女人,你在家里相夫教子,跑出来和我们男人抢什么风头!”

    季安宁最看不惯的就是韩庆年这种人。

    现在是什么年代,早已经改革开放,他还一副老古板的思想,女人怎么了?谁说女人就不能挣钱了!

    季安宁冷哼一声:“我和你抢生意?韩庆年,你那样做,何尝不是在抢生意,做生意嘛,本来就是各凭本事,你可没资格在这里教育别人。”

    季安宁最瞧不上韩庆年,明明是他一直在想法设法的和季安宁斗,想要去抢王玉凤店里的生意,现在还倒打一耙,说她抢他的生意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韩庆年气结,握紧了拳头,要不是因为看季安宁是个女人,他早就上手了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