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2章 我,可以帮你

    将宋暖送回她租住的房子之时,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。

    秦天将她送到楼下,并未跟她上楼。

    “明天下班后,我来你家接你,我们一起吃个晚饭,然后逛一逛,看看有没有什么要买的好吗?”

    秦天站在楼下,对走到楼梯口的宋暖说。

    宋暖回头望着他,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淡淡的笑容:“好。”

    目送她上楼以后。

    秦天转身的时候,开心的像个孩子,脸上的笑容一直没停过。

    拉开车门,开车离去,他的车和一辆黑色的顶级宾利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车后座上的唐澄凌厉的目光瞪着开车远去的秦天。

    秦天的车消失在路的尽头。

    而唐澄的车却抵达了宋暖出租屋的楼下。

    他没有下车,窗口打开,嘴里叼着一根烟,忽明忽暗的烟火将他冷冽的脸映射的如鬼魅一般。

    用手指将烟头捏住,喷出一口浓白色的烟圈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微抬,望着楼上那一处亮了灯火的阁楼。

    出狱后,她竟住在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破败不堪,嘈杂不已。

    看到她混的这么悲惨,他应该高兴才对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他一点都不开心。

    反而自己乱了节奏,无论是工作和生活,脑子里总是浮现她那张惨白又瘦削的脸。

    “唐总,您要上去吗?”

    严策停下车后,询问车后座的内的唐澄。

    他这根烟已经抽的差不多了,他总不能在这儿抽一晚上的烟吧。

    “去查一下刚才那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,唐澄将烟头扔出车外,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锃亮的皮鞋往烟头上一踩,然后顺着楼梯上了楼。

    宋暖本来今天很难过,很沮丧。

    在见到秦天之后,好像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了。

    拿了睡衣,去浴室冲了一个澡,刚出来,就听到了门外的踹门声。

    一声又一声,分外粗暴。

    宋暖以为是隔壁家的老王。

    那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到现在还没娶妻。

    见宋暖长的漂亮,每次都会来敲她的门,她一直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想要换房子,又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。

    宋暖以为他又来了。

    这房门没有猫眼,看不到门外的人。

    宋暖顺手拿起一根扫把,走到门后面。

    她每次都不愿意开门,或是等他自己离去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这踹门声比往常更重。

    她真怕这条劣质的木门会被瞬间破开,那个男人会直接冲进来,对她行不轨之事。

    宋暖站在门后面,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扫把。

    她拿出了手机,在拨号键盘上打出了110这三个数字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直接破门,她就立马报警。

    “开门……宋暖,你个死女人。

    再不开门,你信不信老子一脚把这门给废了。”

    外面粗暴的声音略带低哑深沉,却富有磁性。

    这声音无数次的在她的噩梦中出现。

    不是唐澄的还会有谁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到这儿来。

    他又想干什么?

    宋暖紧紧的攥着手中的扫把,没有要把扫把放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无论是唐澄,还是隔壁老王,只要他们敢强闯进来,她就敢他把从这儿打出去。

    唐澄,我已经失去所有东西了,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。

    有本事,就冲着她来。

    她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里面,我最后再警告你一遍,开门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唐澄双手撑在门板上,声音变柔了一些。

    恶魔的声音不可能变柔,他只是在让她放低戒备,在谋划别的方式强迫她开门。

    砰——宋暖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她的门被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倒在她房间里。

    差点还砸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幸好她握着扫把,身体僵滞站在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唐澄踏入房间之后。

    窝在角落里的宋暖还死死的攥着那把扫把。

    “怎么?

    想用这个揍我?”

    唐澄一身整齐的西装如倨傲不可一世的帝王,居高临下的睨着一动不敢动的宋暖。

    “对,我不仅想揍你,还想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宋暖拿起手中的扫把,往他身上拍过去。

    唐澄一只手抓过她的手腕,轻轻一捏。

    宋暖便疼的松开了那把扫把,“嘶……”疼痛让宋暖的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唐澄用力甩开她的手,绕过了她那只手。

    只要他想,她的手就会轻而易举的被他折断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也得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唐澄绕开她,走到她租的小单间里看了 一眼。

    很小的地方,只有一张床,一张简易的桌子,连衣橱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她跟以前一样,喜欢归置喜欢收拾,房间里总是整整齐齐的。

    这房间也许 太小了,唐澄走进去,很不适应,就像是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,难怪她会的忧郁症。

    这房子的采光也不好,只有一个靠近书桌的窄小窗户。

    唐澄转了一圈之后,将目光锁定在她书桌上的那些设计图上。

    他随便拿起一张设计图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她的设计图简约但却不失优雅,而且非常大胆创新,让人一眼看过去,就会想要买到这件衣服的成品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是非常有设计天赋和才华的。

    就连站在一个商人的角度来说,都会忍不住想要投资她,让她成为世界一流的顶尖设计师。

    按照她的才华,她不应该混成现在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所以这五年间,她到底发生了什么,居然还然人查不到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东西。”

    宋暖冲过去,一把夺过他手中捏着的设计图。

    她像是一只浑身长满刺的刺猬,不希望任何人靠近她,尤其是唐澄,一旦触碰,便将浑身的刺竖起来,变成一级戒备状态。

    唐澄冷笑道:“我可以帮你,把你打造成国内一流的设计师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谢谢。

    我已经不打算做设计师了,你既然把我最后一丝对设计的热爱都践踏了,现在就没必要假惺惺的跟我说要帮我这种话,我从来不相信商人会有平白无故的帮忙,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,她已经一无所有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无条件帮你,你确定不要?”

    唐澄冷瞪着她。

    如果她这么不识好歹,那还真是浪费他一片好意。

    他拆掉她的店铺,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帮她的借口。

    他本身也不希望她待在一个小店铺里浑浑噩噩度过这一生。

    她的人生,是可以发光的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